热线:15920577698
客服中心

TEL:15920577698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大观园 >> 新锐
请赶在发家前离婚
发布日期:2015-03-28

    

    ●东方愚


最近又有一桩富豪离婚大戏闹得沸沸扬扬。主角是中证万融投资集团董事长赵丙贤和妻子陆娟。女主角在2010年第一次提起诉讼,要求离婚,理由是男主角曾对她施暴,且有婚外情。但几次开庭,男主角要么“出差”,要么“生病”,女主角后来撤诉。一年后,再次起诉,仍然等不来对方应诉。案件后又移交到另一法院,至今没有下文。她心急如焚,通过各种途径“揭露”丈夫的面目。

离婚自然涉及分财产,陆娟说,我们具体有多少钱我不清楚,但粗略估计,我们共同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市值应该有二十来亿。

这种事发生在谁身上都不好看。何况,赵丙贤头上还曾被外媒戴上过一顶名为 “中国巴菲特”的帽子,因为他是巴菲特的信徒,在资本运作上也有一定建树。他提起巴菲特就口若悬河,4年前还曾组团到巴菲特的老巢奥马哈“朝圣”。

其实他们夫妻俩多少年前挺让人羡慕的——都当过兵,后来一起创的业,上世纪90年代初第一批股民,共同完成原始积累,20年后坐拥巨额财富。但这是这样的伙伴型夫妻,到今天成为了一对仇敌。

所谓“能共患难而不能同富贵”,在许多中国商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中国的变化有时比你的心跳还要快,人的欲望会越来越复杂,所谓“幸福”的定义也不断被更新。

有一次去拜访“服装首富”周成建,他说了一套理论,可以称之为“中国企业家婚姻三段论”。听起来有些玄乎,其实琢磨一下还是很有道理的。

他说中国商人们的婚姻,与经济与社会的转型是密不可分,甚至亦步亦趋的。出生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商人们,婚姻大都是父母包办或媒人牵线,只求门当户对或是看着顺眼;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商人们,大都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结婚,彼时“下海”是时髦词汇,“志同道合”成为婚姻的一个关键诉求;进入21世纪才结婚的“70后”或“80后”们,则更多地注重双方在精神上的交流与分享。

周成建结过三次婚。我没有细问他是否正好跨越了上述三个阶段,只是听他说,现在的妻子虽是财经女,但很懂得生活,言外之意是一位上乘的“心灵伴侣”。

不是每一对糟糠夫妻在大富之后离婚都要掀一场风暴。但有的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周成建的第一位太太在周成建成为“服装首富”之后与其离婚,情形会是怎样?

这种假设显然有些“不怀好意”,就好比拿同样结过三次婚的潘石屹为例,如果在SOHO中国上市前后和第一任或第二任太太离婚,然后与张欣结合,他在财产分割上一定也会大伤脑筋。

管理你的婚姻,比管理一家企业更需要智慧,这是一门学问,可以称之为“荷尔蒙经济学”。商人也是人,他们的婚变与其他人一样,人心变了,感情没了,婚姻宣告死亡,至于彼时钱多钱少,虽不是婚变的决定性力量,但时常充当着诱发因子,并成为争夺战的主要筹码之一。年轻的单身创业者们常感慨现在物欲横流,艳羡二三十年前那种简洁的、具有乡土气息的婚姻,但赵丙贤们却以一个响亮的声音说,当初最好的结婚对象,现在还不是成了最坏的离婚冤家!

土豆网创始人王微与妻子杨蕾分道扬镳,赶集网总裁杨浩然与妻子王宏艳反目成仇等是最近一年来的典型案例。

但硬币都有两面,也有不少事业上有所成就后婚姻出现危机的商人和企业家们,能够把一切都处理得相对妥帖。第一类像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他通过股票套现补偿前妻洪燕芬,快刀斩乱麻,遵守契约精神,辞旧迎新,成为和平分手的一个经典案例,如今他和第二任妻子魏雪常公开秀恩爱。第二类像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其原配夫人是师妹谈剑、复星五位创始人中唯一的女性。二人离异后,郭与另一位师妹、上海电视台主持人王津元结合。而谈并没有离开复星。她现在的身份是复星集团监事长、星之健身俱乐部董事长。离异后仍默契有加,这是中国商业史上少有的婚变样本。第三类如潘石屹和张欣,离不起,也不能躲,他们处理婚姻危机的做法是:坐下来磋商,建立一种“新秩序”。

发家”前离婚的两种商人最为扎眼。一种如网游与金融达人史玉柱。他30岁离婚时,妻子董春兰尽管深知他正处在“发家”的前夜——开发的一款软件当年利润即超过3000万元,但仍然由于受不了二人的性格差异和分居两地,而提出离婚。史玉柱至今单身,有人问他什么时候退休,他开玩笑称“找到老婆就退休”。

第二种如钢铁业巨富杜双华,其离婚手法堪称离奇。他的妻子宋雅红向法院起诉离婚时,吃惊地发现法院已经在2001年就判决他们离婚了,而她却浑然不知。杜双华真是“未雨绸缪”——他是2003年创建日照钢铁集团,5年后成为中国钢铁业首富的。而对于其陷入的离婚风波,有些人批其蹩脚,也有人赞其高明:大方向没错,只是技术路径欠佳罢了!

【来源:《南方周末》】


首领文化传媒


点击收缩1111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