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5920577698
客服中心

TEL:15920577698

当前位置:首页 >> 总经理专栏 >> 深度
法庭炸妻背后真相
发布日期:2015-03-30

 

                      

文/唐新勇



20134月19日下午3时20分左右,广东梅州市梅县法院民三庭正在审理一起离婚案。谁都没有想到,法庭突然传出剧烈的爆炸声——47岁的被告人吴庆春突然向原告邓翠丢出一颗点燃的自制爆炸物!

炸响之后,吴庆春又趁着现场混乱之际,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把水果刀在邓翠的胸、腹等部位连续猛刺数刀!紧接着,吴庆春又在邓翠身旁引爆另一颗自制爆炸物,最终导致原告邓翠当场死亡,邓翠的姐姐邓英受轻伤。

这起震惊全国的法庭炸妻案发生后,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吴庆春和邓翠原本是一对相识二十多年的“痴情爱侣”,在经过马拉松式的兜兜转转后,直到2011年初才终成眷属,按常理,两人应该相濡以沫携手到老,却为何结婚仅两年就反目成仇呢?

 

青春的约定:“痴情人”终成眷属

 

“吴哥,我回来了,以前的约定还记得吗?还算数么?”2010年12月的一天晚上11点左右,吴庆春正斜躺在家中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抽烟,接到“初恋情人”邓翠的电话后,他顿时站了起来,先前一副颓废的样子,立即变得精神抖擞,兴奋地答道:“翠,我记得,当然算!”

两人当即约定见面地点。吴庆春随后出门打的赶到梅江区华侨城附近的一家酒店,邓翠已经在那里等候——她的笑脸依然那么迷人,身材虽然没有了昔日的纤细,却充满了中年女性的气质和风韵,而且颇具“港台范”,吴庆春禁不住跑过去搂住了她的腰。

两人上二楼进了一个包间,吴庆春抚摸着邓翠的脸,哽咽着说:“我等你等得好苦啊……”邓翠的泪水脱眶而出,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吴庆春斩钉截铁地说:“我们结婚吧,我一定要娶你!”邓翠含泪点头。

这也是他们20年前的约定——

1966年出生的吴庆春是广东梅州市梅县梅南镇人。初中毕业后他到梅州市区打工,后又跟老乡学做装修生意。1986年,在亲友的撮合下,他和家乡一名女孩结婚,并依靠妻家在县城买了套房,次年生子。

婚后,吴庆春继续在梅州市区做装修,脑子灵活的他很快赚了些钱,年纪轻轻便小有成就。由于吴庆春和妻子没有感情基础,加上长期分居,婚后不久夫妻俩便产生了矛盾,婚姻的困惑让他开始寻求真爱。

1988年冬的一天,吴庆春带着两个客户到梅州市梅江区一家酒店入住,认识了该酒店前台接待员邓翠。吴庆春一眼就看上了年轻漂亮的邓翠,能说会道的他此后经常来到酒店找机会与她搭讪。时年23岁的邓翠是梅州市梅江区人,高中文化。天真、清纯、文静的她,从未恋爱过。

渐渐地,邓翠被吴庆春的帅气、大方、风趣迷住了。不久,他们便同居了。这时,吴庆春才告诉她,自己已婚,但为了她,他可以不惜一切离婚,然后娶她。邓翠不知所措,不停地捶打着他的胸膛嚎啕痛哭:“这是我的初恋啊,你怎么忍心骗我……”

面对邓翠的泣诉,吴庆春深感愧疚,他跪在地上发誓:“上天作证,我对你百分之百是真心的,如果有假,天打雷劈!”他也向邓翠倾诉,自己与妻子确实合不来,没幸福可言。还安慰她说:“尽管我结婚了,但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初恋!”邓翠感动不已。

邓翠虽然比吴庆春大一岁,但因吴庆春身材高大,涉世早,当小老板的他经常有手下在身边“吴哥”“吴哥”地叫,所以邓翠也叫他“吴哥”,这令她有一种安全感。吴庆春也喜欢她这样称呼自己,对她倍加呵护与体贴,两人感情日深。

吴庆春和邓翠都把彼此视为“真爱”,但要实现它并不容易。1990年初,吴庆春向妻子提出离婚,他被要求净身岀户,还得补偿妻子8万元。为了娶邓翠,年轻气盛的他一口答应,向朋友借了8万元毅然离了婚。

可吴庆春没想到,破釜沉舟离婚后,他们的“真爱”却遭到了邓翠家人的强烈反对。邓家人觉得,是吴庆春欺骗了邓翠的感情,他现在虽然离婚了要娶她,可他什么都没有了,还欠债,谁家的姑娘会这么愚蠢地嫁过去?

邓翠无法摆脱家人的压力,不得不辞掉了工作,之后与吴庆春的交往也就愈发艰难起来。更让吴庆春欲哭无泪的是,不久,邓翠被亲友介绍给了一个名叫李成的台湾人做结婚对象。祖籍梅州的李成时年37岁,早年移居台湾一直在创业,无暇顾及婚姻大事,一次返乡探亲中他偶然对邓翠产生了好感。

相比吴庆春,李成显然是更“合适”的结婚对象。面对亲友的极力撮合,邓翠难以改变现实。一天,她悄悄与吴庆春见面,含泪诉说衷肠,吴庆春当时觉得天塌下来了一般,激动地说:“为了你,我离婚时损失那么大,现在又负债累累,你让我如何是好!”

吴庆春离婚后又遭爱情不顺,还欠着一屁股债,境况一天不如一天。痴情的邓翠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便与他商量:她先嫁到台湾取得台湾籍,多赚些钱回来帮他还上债后再与他过好日子……吴庆春当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便答应了:“行,我们就这样约定!”

1990年底,25岁的邓翠嫁往台湾台中市,而吴庆春一直在梅州“等候”,再也没有结婚。期间虽然相隔两岸,但他们始终通过书信、电话、网络等方式保持联系,邓翠偶尔回乡探亲也私下与吴庆春见过面。随后的岁月里,他们都努力地想在一起,却由于种种原因迟迟没能实现。

一晃就是20年。直到2010年10月,邓翠的六旬丈夫李成因病去世。吴庆春得知这个消息后,感觉终于看到了人生希望,多次催她:“芬,回来吧,我们总算能在一起了!”邓翠也很向往,这毕竟是她生命里最难忘的一段感情,20年来,她的婚姻可谓有名无实,她想找回“真爱”。

2010年12月,45岁的邓翠回到梅州后,与吴庆春迅速“热恋”。2011年1月,他们就“闪婚”,办理了登记手续。由于如今邓翠有了台湾籍身份,她没有过多征求亲友的意见,甚至在办结婚证后,因为两人都是二婚,顾及面子,连酒席都没办。他们都觉得,人到中年能相依相伴就好。

至此,这对分开了整整20年的“痴情人”终成眷属。

 

中年的困惑:曾经的“真爱”哪去了

 

邓翠和吴庆春办结婚证后几天,才去姐姐邓英家,将此事私下告诉姐姐。邓英听了大吃一惊:“你还在跟他念旧情啊?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先跟姐商量呢?”邓翠解释,她不好意思,因为20年前家里人都反对她跟吴庆春好,如果亲友们都知道她一直与吴庆春有联系,现在丈夫一死就跟吴庆春结婚,这事传出去,她哪还有脸面。

接着,邓翠一边抹泪一边诉说:“姐,你不知道,我这20年在台湾过得好苦。李成走了后,我在那边更加孤独无依,我好想叶落归根,回来找个人过完这辈子,可我年龄这么大了,还能找谁呢?他是我的初恋,也是唯一深爱过的男人,总比嫁个老头强吧,我不想再失去他了……”

 “唉,也是。”同为中年女人,邓英自然理解妹妹的苦衷,但她一边叹息一边提醒妹妹:“这么多年了,你还了解他吗?千万别感情用事。”邓翠嫁往台湾后,邓家人都没再见过吴庆春,并不知道他的任何情况。邓翠告诉姐姐,他现在和吴庆春一切都还好,邓英也就放心了。

当年,邓翠去台湾后,吴庆春独自打拼了好几年才还清债务,然后开了一家小装修公司,并于2004年在梅县县城买了套房子,也因此又欠下了一些债。邓翠与吴庆春结婚后,就一直住在他家里。按照过去的“约定”,她先帮他“还清”了债务,约七八万元。见吴庆春的装修公司生意不太好,她又亲自帮他打理,希望夫妻俩共创幸福。

2011年3月的一天,邓翠正在公司上班,突然几个男子进来,拿着一叠借条讨债。她一看当时就傻眼了,借条上全是吴庆春的签名,加起来有几十万元。她表示不知情,没钱,那几个男子就恶狠狠地说:“你是他老婆吧?你会没钱?过年前我们就听说他娶了个有钱的台湾富婆,要不是他求我们别在春节期间闹事,我们早就来了,快点还钱!”

邓翠只好叫来吴庆春处理,打发走债主后,当晚夫妻俩在家大吵了一架。她气愤填膺地问:“当初你跟我说,只欠了七八万元,现在突然冒出这么多人讨债,你到底欠了多少啊?”吴庆春老实交代大约欠了七八十万,邓翠痛哭流涕:“整整相差十倍啊,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欺骗我?”

吴庆春解释,他也不想这样,那些债都是过去陆陆续续积累起来的,有的是借来补工程款,有的是跟客户打牌输的。他怕说实话,邓翠不跟他结婚,所以才隐瞒。他又称,这些债务与邓翠无关,他自己会想办法还,不用她操心。他还发誓,今后会努力挣钱,让她安心过日子。

邓翠欲哭无泪。但事已至此,她只能接受,心想公司每年也能挣一二十万元,好好打拼,几年内就能还清。渐渐地,她平静了下来。一天晚上,吴庆春见她做了几个好菜,就笑着搂住她安慰道:“老婆,这就对嘛,我就喜欢这种温馨和谐的日子,几十万元算什么,小菜一碟……”

然而,生活却没按照邓翠想象的去发展。2011年5月的一个周末,夫妻俩心情不错,邓翠正在家里教吴庆春唱闽南语歌曲《爱情就像一阵风》。突然,有人敲门,邓翠打开后,一个30多岁名叫陈玉的女子冲了进来,竟在家里大哭大闹,还赖着不走。吴庆春对陈玉大喊大叫:“快滚!我们不是已经断绝关系了吗?”陈玉却说:“我不管,我就要跟你在一起,你现在找到富婆就想把我甩了,没那么容易!”

原来,当初邓翠去台湾后,吴庆春虽然痴情地等过她一段时间,但每当想到她与台湾人结了婚,心里就很不舒服,加上自己也孤单寂寞,便找了陈玉做情人,两人同居了十几年,却一直没有结婚。这事邓翠也知道,有次她还问过他:“你们为什么不成家?”吴庆春回答说:“我心里只有你啊,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邓翠不但未怪他,还一直为此感动。

邓翠回梅州前不久,吴庆春就果断地与陈玉分了手,本来说得好好的,却没想到陈玉还来纠缠。为了能和邓翠过平静的日子,他连骂带打将陈玉赶走了。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后来陈玉也没出现过。尽管如此,邓翠却觉得自己与吴庆春的感情再也没有“初恋”时那么真了。

经历了这些事,邓翠心里越来越委屈。一天,她实在憋不住了,就跑到姐姐家里诉说了这一切。邓英既气愤又心痛:“老妹,你,你让姐说什么好啊!他打牌欠了那么多债,跟别的女人同居十几年也不结婚,这不就是又赌又嫖嘛。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你还能指望他什么呀?!”

亲友们听说后,都劝邓翠离开。但她选择了坚持,总认为日子会变好。2011年9月的一天下午,有个小客户来谈业务,她想接下来,吴庆春却直接推了,说他有大生意要谈。出去没几个小时,吴庆春就打电话让她从公司支3万元送过去,她以为丈夫的大生意谈好了,得花点“招待费”。不料,她把钱送到酒店时,见丈夫在麻将桌上“战”得正欢。她顿时来气,大骂一通:“你成天正事不干,难怪几十年不翻身!”她拿着钱要走,争执中吴庆春竟打了她一个耳光:“你懂什么?如今这社会,做生意哪有不打牌的!”

邓翠含泪而去。吴庆春晚上回到家,又在她面前发誓,会好好过日子,甚至跪在地上求她原谅。尽管她知道做生意有时确实需要打牌应酬,但是她渐渐发现吴庆春赌博成性,经常将谈来的业务利润都输在了牌桌上,这也就是他的公司为什么看上去生意不错,却总赚不到钱的原因。到了2011年底,邓翠将公司账本一看,辛苦一年,还是欠着80多万债!

原本满腔热情归来寻求“真爱”的邓翠,对现实越来越失望、困惑。这一年,她不仅花了自己不少积蓄,还弄得筋疲力尽。2012年春节,她在梅州拜访亲友时,看到每家每户都圆满祥和、子孙满堂,甚是羡慕。她在台湾有个女儿,已经20岁,在读大学。亲友们劝她,和吴庆春在一起,既没有孩子,又受苦受累,还不如回台湾养老。她一个关系不错的台湾姐妹得知这种情况后,也打电话给她:“阿翠,回台湾吧,你图他什么呢?爱情吗?你以为自己还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啊?咱都四五十岁了,别那么天真!”

2012年3月,邓翠以探视女儿为由独自回了台湾。

 

最后的稻草:“真情”灰飞烟灭

 

邓翠离开家时,说在台湾只呆半个月。可一个月过去,她还没回来。吴庆春急得打电话质问她:“你到底想干什么啊?”邓翠先是说:“我病了,想在台湾休养几个月。”当吴庆春再打电话时,她又称:“太累了,我们离婚吧……”

吴庆春不同意。由于邓翠迟迟不回来,后来还拒接电话。他只好通过手机短信或MSN留言与她沟通,却没想到越闹越僵。一天晚上,他发短信:“翠,我求求你,回来吧。这辈子,我心里真的只有你,我等了你20年啊。”她回复:“我再也不相信你了,什么等我20年,是别的女人都聪明,看清你的底细都不愿嫁给你而已,只有我是个大傻瓜!”

吴庆春又生一计,让朋友给邓翠打电话,谎称他突然查出得了绝症,让她赶紧回来见最后一面。邓翠不理睬,说死活都与她无关。吴庆春气愤不已,在网上留言说:“你这女人太绝情了!当初要不是为了你,我到现在不说是千万富翁,几百万肯定有,哪会像今天到处被人瞧不起……”

2012年6月底,吴庆春去了一趟台湾,辗转找到邓翠时,她正在家门口的院子里与邻居悠闲地打麻将。两人争执了几天均无果,最后邓翠选择了报警,他不得不返回梅州。不久,他愤怒地提出条件:要离婚可以,但必须帮他还清七八十万元债务,作为造成他人生失败的“补偿”!

邓翠听了后更加失望,说:“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原来你与我结婚,就是为了钱!”尽管吴庆春很快又改口道歉,说他只是一时说的气话,他是真心想与她一起到老的,还表示可以写份协议,保证不要她还债、不要她的钱财。但邓翠及其亲友都觉得,吴庆春不可信,坚持一刀两断。

其实,邓翠也并不是什么富婆。他的丈夫原来虽然在台湾有一家工厂,但2008年金融危机时破产了,之后又患癌,去世时只剩下一套房子和一笔只够她女儿读书和她养老的积蓄。现在吴庆春这个样子,她怎敢以此做赌注呢?

双方又闹了几次后,邓翠不得不于2012年10月回到梅州,向梅县人民法院起诉离婚。但由于吴庆春坚决不同意,法院当时未判决离婚。吴庆春还扬言要与邓翠同归于尽,为了人身安全,邓翠回梅州后一直躲避吴庆春,庭审一完她就又返回了台湾。

自从邓翠回台湾闹离婚以来,吴庆春就无心做生意。据一位与吴庆春有多年业务来往的段姓老板说,2012年11月他曾和吴庆春喝过酒,劝吴庆春放弃这段婚姻,好好做生意,但醉得一塌糊涂的吴庆春说:“兄弟,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是为了她的钱,她也没什么钱,几十万债务算什么啊?我不怕。我最怕的是她要离婚,怕孤独,我打拼几十年,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她就是我的精神支柱,是我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啊。男人奋斗为什么?还不是想要有个知心的女人、有个家,没有了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但人生往往如此——最后一根稻草也能压倒骆驼。2012年底,吴庆春不仅公司被迫倒闭,还欠下100余万债务,即便他将房子、车子都卖了,也还有七八十万元欠债。2013年春节,当千家万户幸福团圆的时候,他却落魄孤独地独自住在出租屋里。这些年,因为情感、赌博、借钱的事,他搞得自己妻离子散、众叛亲离,所以他顿生怨恨。春节期间,他用鞭炮火药和不锈钢管自制成爆炸物,决心伺机报复。

2013年3月底,吴庆春听说邓翠又回到了梅州,第二次起诉离婚。4月18日晚,他携带三瓶汽油及自制爆炸物、水果刀到邓翠姐姐邓英家附近守候预谋报复未果。19日下午,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他们的离婚案。吴庆春将自制爆炸物、水果刀隐藏在手提袋中前来参加开庭。通过安检门时,安检仪滴滴发出了警报。事先早已做好准备的吴庆春从容地从手提袋中拿出一小束铁线,上交给安检人员,以此混过了安检进入法庭。

下午3时20分左右,在开庭审理闭庭后,见邓翠正在笔录上签名,快要走了,吴庆春突然站起来从手提袋中拿出一个自制的炸弹扔过去,爆炸后现场顿时一片混乱,他又趁机拿出一把水果刀对准邓翠的胸部、腹部等连续猛刺数刀,随后再在邓翠的身旁引爆另一自制爆炸物……行凶得逞后,吴庆春趁机逃跑,在场人员奋力追赶。吴庆春跑到法院门口时,刚好遇到听见爆炸声赶来的消防员。很快,他被按倒在地。经鉴定,邓翠当场死亡,邓翠的姐姐邓英受轻伤,被送往梅县人民医院治疗。

随后,犯罪嫌疑人吴庆春被梅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刑事拘留,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从某种意义上说,吴庆春和邓翠是一对非常“痴情”的男女,尽管中间一个嫁做台湾妇、一个与情人同居,但这是“命运的捉弄”,本可以理解。关键是,他们的这种“痴情”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因为里面充满了欺骗、不道德的东西。20年后,他们终成眷属也未尝不可,但他们却又延续了过去的错误——在“痴情”里面依然夹裹着欺骗、各有所想、利益纠葛等杂物,当这些混合物一再搅拌、发酵、震荡,就形成了十分危险的“爆炸物”,即便不在法庭上爆炸,也终有一天会在现实生活中炸响,注定是灰飞烟灭的悲剧。

首领文化传媒


点击收缩1111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