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5920577698
客服中心

TEL:15920577698

当前位置:首页 >> 首领风采 >> 行业首领
毕胜
发布日期:2015-04-02


文/唐新勇

 


毕胜

中国C2M电商第一人

必要(全球首家)C2M商城总裁

 

 

 

 

 

从百度市场总监,到乐淘董事长,再到必要创始人,毕胜经历了人生中三个最关键的转折点。他说:心态不能太浮躁,任何成功都可能需要十年,期间,会经历艰难困苦,甚至凶险,贵在坚持;融资和人脉也很重要,我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财富,就是拥有一大帮朋友,是他们成就了我——

 

 

低谷期感谢朋友的激励

 

 

百度在美国正式上市那年,作为百度总裁助理、市场总监的毕胜却在此时毅然辞职了。许多人很惊讶,问他为何选择在百度开始辉煌的时候离开,他说:“我主要是考虑到个人的发展,因为今年我已经31岁了……”

毕胜并不缺钱花,离职后的他依然持有百度的股票期权,身家不菲。辞职后,他有三条路可选择:一是做天使投资;二是再走进大公司,创造新的神话;三是创业。有很多大公司邀请他去,他却不愿意去,家人不解,他说:“百度这么大的公司我都离开了,还去别的地方受罪干吗?”他认为,大公司的企业文化已经成型,太沉闷,不适合喜欢自由的他;也有不少朋友开的小公司,希望他加盟,自然也入不了他的法眼。一来二去,他还是闲着。

在百度工作时,百度总裁李彦宏是个特别不爱表达的人,他不管过程,只看结果,因此,什么事儿都由员工自己做主,这让毕胜养成了不喜欢受约束的习惯。但李彦宏又是个非常严谨的老板,员工做事情只能对不能错,一旦做错了,他必然要爆发一下,所以毕胜觉得给李彦宏当手下心理压力很大。

“看来,你只能自己创业了,我觉得你天生是块当老板的料。”一次,作家王朔笑着对他说。毕胜感叹道:“我也这样认为,可我真不知道干什么好,而且我从百度那么大的公司出来,自己创业必须成功,如果一败涂地,岂不被人笑话?”这是毕胜最担心的,他觉得自己输不起。

一次,王朔和教疯狂英语的李阳来到毕胜家,准备一起“坐而论道”。他们仨在院子里一边烧烤,一边天南海北地聊。口才一向不错的毕胜,刚开始还能插上一两句话,到后来简直插不上嘴。李阳是公认的演说家,从晚上八点到凌晨三点,整整七个小时,他和王朔一直在侃侃而谈。

让毕胜没想到的是,最后李阳竟突然站起来,扑通一声在王朔面前跪下,说:“朔爷,我服了。”李阳这个举动,让毕胜极为震惊,他觉得不就是一次哥们聊天吗,至于因为说不过王朔而下跪吗?但李阳说:“兄弟,人就应时刻有这种服输的心态。世界那么大,你不可能事事成功,关键在于行动。你就豁出去干一场吧,就算不成又能怎么样啊!”

现在,毕胜回想起这事,觉得这可能是李阳与王朔为了鼓励自己故意而为的,让他十分震动。一天,毕胜在中关村碰到了李彦宏,得知他的近况后,李彦宏摇头叹息道:“整整两年了啊,你再闲下去就废了。虽然你离开了,但我还是希望从百度走出去的人,都能干出一番事业……”作为老部下,毕胜知道李彦宏从来都是一语重千金,所以他的紧迫感更强了。

曾任卓越网副总裁的陈年,几年前辞职创业时曾邀请毕胜一起干,但毕胜当时瞧不上陈年的小公司,没有答应。不料后来陈年的凡客诚品网做得风生水起。一天,金山公司的总裁雷军请毕胜吃饭,席间不断拿陈年激励他:“人家比你大好几岁,都还有创业激情,你怎么就没了?”

毕竟是十几年的哥们,雷军不想看着毕胜碌碌无为地过日子,他说:“创业,谁不是摸着石头过河?只要你肯干,钱不是问题,要多少我都支持你。”“那卖啥好呢?”毕胜完全没头绪,雷军说:“卖玩具,我觉得这个好做。”

毕胜对雷军的话从不怀疑,他觉得自己也确实不能再玩了,不管干什么,先付诸行动再说。于是,他开始融资,很快就筹到200万美元,其中就包括雷军投的钱,然后正式创办了乐淘网。

 

 

创业路上全靠友情的支撑

 

 

对于电子商务,毕胜开始确实不懂,连公司该在哪办公才合适都把握不准。一天,他正好听说陈年要搬办公室,便跑过去说:“赶紧走,赶紧走,把家具什么的都给我留下。”陈年纳闷:“为什么?”他笑道:“因为我要创业了。这不省事吗?你连网线都别搬走,看门的老大爷也给我留下。”

虽然毕胜曾经婉拒跟陈年合作,而且创业搞的也是电子商务,但陈年还是把很多东西都留给了毕胜,因为他们不是对手而是兄弟。

初次创业,毕胜很亢奋。他的公司位于北京丰台区一栋写字楼的六层,周围有很多物流、仓储企业,十分适合做B2C(电子商业零售)。

毕胜把公司里每一位员工都当作兄弟姐妹。他的办公室门牌,不是写着CEO、总经理之类的,而是写着“一哥”,其他副总分别被称呼为“二哥”、“三哥”……由于性格的原因,他脾气不太好,压力大的时候习惯通过骂人来发泄。他也会经常检讨自己,说:“兄弟们,我知道,你们跟着我很苦,但我就是这样,你们要是不爽,也可以骂我……”他的手下大都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算是子弟兵,对他太了解了,所以都能够容忍他。

但拥有一个具有凝聚力的团队,并不一定就能迅速成功。毕胜最开始卖的是玩具,可他和手下全是搞互联网出身的,没有一个做零售的。而且,他很快发现在网上卖玩具并不合适,兄弟们昏天黑日地折腾了几个月也没整出啥名堂。于是,他去找雷军诉苦:“老大,你出的什么点子啊?乐淘怎么好像成了一门哑炮呢!”

看到没半年,乐淘就亏了一千多万元,雷军也无话可说了。

雷军当初的想法是:中国有三亿适龄儿童,而且没有人做专门卖玩具的网络商城,市场可能很大。可毕胜却在实践中发现,在中国,线下传统型玩具销售市场很大,顾客观念一时难以改变;玩具包装大小不一,导致仓储配送相当费力,而且很难运输,有的不能空运,有的材质容易损坏,有的体积过大,运费比毛利还高……

那段时间,毕胜接到过无数的家长打来的咨询电话:“你们这个玩具到底怎么玩呀?”原来,他采购的很多新型玩具,家长网购回去后孩子不会玩。毕胜毕竟是搞互联网的,哪懂玩具?还有很多客户要求玩具保修,如果没玩多久坏了就在网上骂人,说这家网站卖的全是伪劣产品……“太累了,而且很烦。”那段时间,毕胜常发出这样的感叹。见他如此痛苦,雷军说:“那就卖别的吧,现在你想卖啥就卖啥,我不管了。”

雷军是搞技术的,其实也不擅长做电子商务,而且他从不参与乐淘经营,只是投资。路究竟怎么走,只能靠毕胜去摸索。可到底卖什么好?在考察了男装、女装、内衣等产品后,毕胜选择了卖鞋。一年后,乐淘网正式转型成为鞋类商城。

毕胜对卖鞋信心十足。转型第三天,乐淘网的服务器就因访问量太大,几乎瘫痪。但当时在采用何种经营方式上,乐淘内部出现了巨大分歧。毕胜坚决主张让厂家主动把鞋子送到他这里来,而不是自己去采购。可是,他的手下联系了很多厂商,人家说:“没听过乐淘网,凭什么先送货再打款?”

那时,不少大鞋商都瞧不起乐淘,认为他们太自不量力了。毕胜却一直咬着牙不采购,他觉得做零售最怕的就是库存积压,不采购就没有库存,卖不掉就退回给厂家,自己几乎没风险。

毕胜想,要想实现不采购的愿望,就必须跟鞋商做哥们。他决定亲自出马。以前在百度,他也管过销售、跑过客户,因此做业务有一套自己的经验———就是不怕掉架子,丢面子。

毕胜与北京东城区王府井澳门中心的一个大供应商,整整谈了七个月,最后那个老总才跟他说:“毕胜,我看你挺诚心的,先拿几百万的货合作一下吧。”后来,毕胜把乐淘也搬到澳门中心写字楼,每天一开窗户就能看见那个老总的办公室。他经常要货的时候就打个电话,说:“你探出头来。”那老总就探出头来,问:“干啥?”毕胜也探出头来说:“请我吃饭。”那老总每次都爽快答应,谈笑间就谈成了几个亿的货。

由于货源、资金都很充足,乐淘迅速壮大。这时毕胜却有些怕了,他担心发展太猛,会崩盘。一天凌晨,他睡不着,上网看见李彦宏还在线,便跟李彦宏谈心,说:“老大,我终于明白你以前为什么总骂我战略性太差,现在我这公司规模还不到百度的二十分之一,我就有点手忙脚乱了。”

李彦宏笑而不答,只是鼓励他别怕,只要方向对了,提起胆子尽管往前走。以前,李彦宏确实经常说毕胜战术超强,战略太差,但毕胜一直体会不到啥意思,因为他只是个辅助者,天塌下来有李彦宏扛着,现在乐淘发展出现了问题,全是他的事。

 

 

财富就像过山车

 

 

为了让正在奔跑的乐淘健康成长,毕胜每天最多睡五个小时,经常不回家,就住在公司里。他觉得这是互联网创业者的一个共性,他发现马化腾每天晚上11点多还在线上,就问他在忙什么,马化腾总是说在仔细询问客户的需求,或者是看看又有什么新鲜玩意出现了。

每每看到李彦宏、马化腾等IT巨鳄们,都保持那么高的工作热情和创新精神,毕胜自然不甘落后。他努力地工作,累得心脏病都有了,办公桌和出差包里随时放着速效救心丸。

前三年,他基本上是在“练内功”,后来他开始注重乐淘的战略性问题。很多人问他:“乐淘以后是否会向综合性电子商务网站发展?”毕胜总是非常坚定地说:“我不跟别人比大而全,只固守以小为美的哲学。”

为此,毕胜推出了很多大胆的措施,比如:承诺“假一赔十”,这大大消除了顾客对网购鞋的担忧;独家推出退换货免费服务,顾客买鞋后如果鞋号不合适或不满意,可以直接交给物流员退回……更有意思的是,乐淘可以半价单买一只鞋子,毕胜怎么会想到提供这项独特的服务?原来,有一次,一个独腿男士专门打电话提出了这个要求,毕胜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买一双太浪费,为了解决残疾用户的需求,他才立此殊规。

毕胜想象力丰富,他决定经营自有品牌,比如与《milk》杂志合作,推出了Reklim品牌潮鞋。这些都成为乐淘走差异化竞争路线,全面转型娱乐营销的标志,也体现了毕胜与众不同的个性魅力和紧跟潮流的经营智慧。

独特的经营理念,让毕胜及其团队凝聚一心,勇于开拓。乐淘有个副总,其家族控制着整个欧洲的鞋类生意,家里有宾利,还有几个威斯汀酒店的物业,却仍然跟着毕胜创业。一次,毕胜问那个副总:“你家在西班牙那么富有,你却跟我在这里受罪,不觉得委屈吗?”副总说:“我跟你一样,也是为了梦想。虽说我家是欧洲鞋王,但走的是传统销售渠道,我想跟你一起做互联网上的鞋王。”毕胜听了,当时就笑开了花,他就喜欢这样的哥们。

乐淘最顶峰的时候,在网站访问量和销售额等方面均排在国内鞋类市场第一名。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不相信乐淘会死。

然而,财富游戏就像高速运转的过山车,有时并不是哪一个人能够完全掌控的。正在乐淘呈现一片欣欣向荣景象时,其实已经埋下危险的伏笔。

这主要是激进扩张惹的祸。乐淘的供应链主要分三步建立:一是虚库代销,即建立一个网站,但不采购货,用户下单后,乐淘再去找货,如果没找到货,乐淘赔给消费者100元代金券;二是说服供应商在他们的省级批发仓库里,设立零售仓库,但即使如此,依然会发现没货,乐淘依然是给用户赔偿。因此,乐淘成立时融到的200万美元资金,基本都用来赔偿用户了。

后来,乐淘不得不实行第三步——实库代销,即供应商先把货拉来,乐淘卖完之后再结算货款,没卖完的货再退回。由于这种模式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为了扩大规模,乐淘先后进行了三轮融资,金额达3000万美元。有钱后,乐淘开始大量投放广告,并成立了多个分公司。

毕胜认为,做电子商务,就应该先烧钱做大规模,有了规模后才有机会再次融资,从而占领市场高地。但他后来才发现,其中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销售额猛增的同时,企业却越做越亏,因为广告、物流等成本太大了。

仅仅半年后,乐淘就陷入了巨额亏损。而此时,电商行业又遭遇寒冬,很多投资机构纷纷收紧投资。于是毕胜采取紧急刹车,削减市场费用、广告全部停止、注销了一些分公司。那段时间,他十分郁闷。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1年11月,在某商学院演讲时,毕胜犯了个有生以来最大的错误。他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他奉劝台下商学院的学生们,毕业后做电商要三思四思五思而后行,并抛出一个令人震惊的观点:“垂直电商就是一个骗局。”他的理由是:送货成本10%+仓储10%+退货成本3%+客服1%+技术4%+管理人员10%+市场推广10%+代收手续费2%+包装1%=51%左右,如此高昂的成本,让电商盈利几乎不可能……

这本来是毕胜在受挫之后,对商学院学生们的几句抱怨,就像一个长期憋屈的人需要倾诉一样。他事先也跟活动主办方说好了,不记录不录音不录像,可最后还是被媒体曝光了。他的“骗局论”不但打击了自己员工的士气,也成为电商圈中的“公敌”——有个电商老板喝了酒,在微博私信中对他破口大骂,因为该老板公司有的员工看了他的演讲后,立马辞职不干了。

从此,乐淘的形势日益紧张。2013年底,由于巨亏,毕胜不得不把乐淘网卖掉了。尽管收购方邀请他出任新公司董事长,但他最终还是婉拒了。

 

 

朋友才是真正的财富

 

 

乐淘网的大起大落,曾让毕胜很受伤。卖掉乐淘之后,40岁的他甚至公开坦言“我是失败的”,并动过退休的念头,独自飞抵三亚闭关休息。

他是个性情中人,在百度时他就好结交朋友,走哪儿都会拉上一堆兄弟喝大酒。所以朋友们得知他出售乐淘后,都通过不同渠道想拉他出来散心,却均被他婉拒。朋友们无不感叹:老毕怎么变得这么沉默?

他一个人在海南发呆,把一切清空。2014年,唯品会、聚美优品等电商成为黑马杀了出来,并且都上市了。于是,又有人出来反驳他的“骗局论”,认为是他自己做的不好。尽管他坚持自己的观点,但也开始反思。

毕胜见证过无数互联网路数的商业模式,也参与了创新和颠覆,但他并未体验过刘强东式创业——在中关村里蹬着三轮车送货的艰辛,所以在经营中很容易产生过于激进的英雄情结,最终因此栽了跟头。

天生闲不住的毕胜,没多久就又出现在朋友圈子里,经常跟广州的工厂老板们混在一起,不断寻找商机。他最后觉得:不能跟8090后年轻人拼体力拼智商,还是必须做自己擅长的互联网,但必须创造独特价值、具领先性。

一天,毕胜遇到了老朋友张志勇——曾在李宁公司工作20余年的老将。张志勇反向收购了一些耐克、李宁的代工企业。由于两人均受过库存之苦,一方有传统经营,另一方有电商经营,还曾投资过3D技术公司,所以他们一拍即合,决定成立一个C2M电子商务平台。“C2M”是“顾客对工厂”的英文缩写,是一种新型的电子商务互联网商业模式——顾客通过网站下单预约,商品直接从厂家发货,这样既可解决库存问题,又省去中间环节。

2015年4月,沉寂一年多后,毕胜再次出发,推出全球首家C2M电子商务平台——必要商城。该网站大量采用3D技术,消费者可个人定制自己的商品。由于采用的是预约方式,顾客一般要10天左右时间才能收到商品。

这种模式的明显好处是,消费者个人定制了喜欢的商品,企业还消灭库存,真正实现零库存,从而大大减少了过去那种垂直电商模式的运营成本。此外,还消除中间商的加价环节,最终让消费者以“白菜价”买奢侈品。

平台搭起来后,毕胜原本不想再卖鞋子,因为乐淘让他受伤太深,他想从其它品类入手,可是屡屡碰壁。一次,跟朋友喝酒时,他把自己的梦想和苦恼说给多年的老朋友陈果听。陈果做了20多年奢侈品女鞋,是制造商大腕,他很兴奋地对毕胜说:“现在的中国制造业日子太苦,C2M模式是未来的潮流,我可以整合中国鞋类顶级制造资源,与你长期合作……”

于是,他又多了一个共同实现梦想的朋友。如今,他的“必要商城”已与女鞋、运动装备、饰品、包、眼镜等各行业的顶尖制造商达成合作。目前,虽然他的公司只有五六十人,80%是技术人才,这和以前乐淘2000多人的大团队相差甚远,但他很坚定、很自信,他说:“跌倒过才会真正懂得,我现在只做最擅长的事情,绝不会因为一时的冲动和面子,盲目地扩张。”

让毕胜最感动的是,每次患难之际都能见到朋友的真情。他常常感叹:在资本市场,那些虚拟的财富,就像浮云,不可能是你一辈子的朋友,但真正的朋友,绝对是你一辈子的财富;朋友间的感情、信任、告诫、鼓励、慰藉、帮助等,往往能给你的生命注入新的活力,给你的事业平添几分机遇,甚至给你的物质财富增强实力;虽然我们交朋友的目的绝不是为了追求财富,但是真诚的朋友一定会给你带来这些“好处”,那是由不得你的……








 

首领文化传媒



点击收缩1111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