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5920577698
客服中心

TEL:15920577698

当前位置:首页 >> 首领风采 >> 行业首领
赵伟
发布日期:2015-04-02


文/唐新勇

 

十几年前,赵伟在山西老家遇到一个美籍华裔商人,说想跟他合伙做生意。他信以为真,说服在国营企业当出纳的铁哥们,通过挪用公款借给他30万元。可他很快被华裔商人骗得分文不剩,铁哥们也因他身陷囹圄!他一怒之下,千里迢迢独自跑到美国去追债!

但赵伟当时一句英文都不懂,很快在异国他乡沦为流浪汉。不料,身处绝境的他竟跟一帮乞丐学会了英语,竟生存下来后。他没忘当初的梦想,进了一家追债公司打工,渐渐成为一名专门帮助受骗人追债的私家侦探,并创立了美国首家华侨侦探公司。如今,他的传奇经历还被美国制片人雷蒙德·麦希拍成电影全球上映……


年轻气盛,受骗后勇闯美国追债


赵伟,出生于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城关镇关原头村。家里兄弟姐妹6人,他最小。初中毕业后,他就辍学回家务农,曾当过农村治安管理员。后来,他跑到运城市做过交警大队的协警、停车场的保安组长,并做过二手车生意,赚钱为家里修了一栋新房子。

那时,赵伟年轻气盛,交友甚广,总想干一番大事业。1996年初,22岁的他偶然通过朋友结识了美籍华裔商人冯涛。时年32岁的冯涛自称祖籍台湾高雄,全家移民美国南加州已十余年。他的名片上印着某国际贸易集团总裁的头衔,他还告诉赵伟,该公司总部在美国洛杉矶,山西太原有一家分公司。他说,他这次来运城,主要是想做砂矿贸易——通过收购当地优质砂矿,到太原加工成粉末后,再出口到美国。

冯涛侃侃而谈,显得十分豪爽。赵伟听了,对他十分敬佩,说:“冯老板,我有哥们就是做这行的,您要是看得起小弟,就让我拜您为大哥吧!咱俩合作,肯定能双赢!”

两人很快达成意向。不久,赵伟顺利地与冯涛合作了三次,赚了点小钱。1996年6月,赵伟送货到太原,冯涛称刚和另外一个矿场谈了一笔大生意,但资金周转有些困难,问赵伟能不能帮忙筹30万元钱,并表示愿意让赵伟“入股”,利润五五分成,还让他当分公司经理。赵伟粗算了一下,投资30万元,半年内就可净赚40万元,这诱惑太大了。为了保险起见,他去冯涛的公司和那家矿场看了一圈,确定无误后,便答应帮忙筹钱。

在上世纪90年代,30万元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赵伟想来想去,打算找铁哥们刘军借。刘军在运城一家国营企业担任出纳,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几年前,刘军曾因追女朋友得罪了当地一伙“古惑仔”,是赵伟找关系救了他,两人从此更加亲厚。赵伟承诺3个月内还钱,并分给刘军20万元“红利”。为此,刘军挪用了公款。

30万元到手后,赵伟立即送给了冯涛。不料,冯涛收了钱后就人间蒸发了,电话关机,太原的公司也人去楼空。赵伟只好报案,警方调查后发现,冯涛确实是美籍华裔,但他对外使用的证件以及与赵伟等人签订的合同都是无效的,案发后他便携款回美国了。

冯涛从此音讯全无。赵伟借刘军的30万迟迟还不上,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刘军更是急得跳脚,“兄弟,你这是要我的命哪!”赵伟唯有拼命道歉。1996年8月,无奈的刘军自首了,最终因挪用公款罪身陷囹圄。赵伟闻讯后痛心疾首,同时对冯涛恨得咬牙切齿……

这时,赵伟刚好听说太原有一家劳务输出公司,可以办理去美国洛杉矶打工的手续,他立即决定只身赴美国讨债!他想好了,如果找不到冯涛,他就在那边打工,攒钱还给刘军,好让刘军早些出狱。见儿子九头牛拉不回,赵伟的父母只好忍痛将家里建好不到两年的新房子卖了,为赵伟凑了3万元盘缠。他们自己则搬回了老屋居住。

1996年11月,赵伟踏上了跨洋追债之路。临行前,他含泪给刘军写了一封信:“好兄弟,是我害了你!我向你发誓,我这次去美国,一定要把那30万元追回来!如果追不回,我就是乞讨、卖血,也要挣回来还给你!我知道,钱或许还得清,可我欠你的人情债,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到达洛杉矶后,赵伟和中国工友被安排到市郊一家工厂上班。但现实跟中介事先承诺的相差太大——他们每天呆在厂里没日没夜地上班,不允许外出,工资也少得可怜,吃不饱、睡不好。

没干一个月,赵伟就离开了工厂,他要找到冯涛讨债!凭着一张名片,他竟真的辗转找到了冯涛位于洛杉矶马里布区的办公室,但他惊讶地发现,这里只是一处破旧的家庭旅馆!原来,冯涛曾经沉迷于赌博,输光了家产,老婆带着孩子弃他而去,亲戚也与他断绝了关系,那套民居本来是他的,后来抵债被人改装成了家庭旅馆,无家可归的他只好长期租住在那里。

冯涛见了赵伟很震惊。赵伟放下狠话:“要么还钱,要么一起死!”冯涛无可奈何地答应凑钱,但需要一段时间。他还表示可以帮赵伟介绍工作、提供住处。赵伟别无他法,只好答应。冯涛介绍他到一位华裔毛先生手下打工。毛先生是一家货运公司的主管,赵伟在他手下当搬运工。

几个月后,冯涛东挪西借,终于凑足了欠款。但还钱时,赵伟没有银行账号,冯涛称必须找第三者作证,毫无办法的赵伟,只好找毛先生作证——将冯涛的还款先汇到毛先生的账户,再由毛先生转给赵伟。可毛先生要求先收取“作证费”,赵伟为了得到那30万元,便把半年工资交给了他。不料,冯涛将还款汇出的第二天,毛先生竟然携款潜逃了!冯涛把“还款”证明给他后,也再没出现。

就这样,赵伟再次受骗!他不仅没讨回那30万元,反而又被骗得身无分文!23岁的他再也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忍不住嚎啕痛哭……


艰难打拼,竟成美国私家侦探


至此,赵伟知道那30万元彻底追不回来了。他无脸回国,只好留在美国打工。可一句英文都不懂的他根本找不到工作,很快便流落街头,成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

在异国他乡,连做乞丐都不容易。一开始,赵伟受到了其它流浪汉的排斥、围攻甚至殴打。好在他头脑灵活,能屈能伸,为了让“同行”接纳自己,他时常把平时乞讨来的钱物分给他们;他发现“丐帮老大”(美国黑人)喜欢吃汉堡包,就经常去麦当劳、肯德基门口去乞讨,甚至进去“收集”别人吃剩的,拿回去讨好那个“老大”……就这样,他很快在“丐帮”里搞好了关系。“丐帮”成员来自世界各地,有黑人、白人,也有亚洲、非洲人。从他们那里,赵伟还学到了一些简单的英语、韩语、泰语等各种语言。

1997年夏,赵伟终于被一个停车场的华人老板雇佣做保安员,结束了两个多月的流浪生涯。从此,他一边打工,一边安下心来学英语。为了节省房租和公交费用,这年底他花很少的钱买了一辆破旧的二手车,每天晚上就把车停在停车场的地下室,在车上睡觉,平时也可以当交通工具。艰苦的生活磨练了他,他越来越好学上进。

赵伟不甘心当个普通的保安员。1998年初,他毅然辞职,报名参加了洛杉矶马丁德盖帝罗保安公司的专业武装警卫训练班,这是当地一位退休警察开办的。凭借强壮、敏捷的身手,他很快成为训练班最优秀的学员,并在半年后留任保安公司华人部的教练,薪水不菲。挣来的大部分工资,他都寄回家还债。

尽管好不容易在美国立足了,但赵伟始终对自己两次被骗钱财的经历难以释怀,他发现跨国诈骗案、经济纠纷在美国特别多。比如,很多人被中介骗到美国来打黑工,这些人不会英语,没有勇气,拿不到工钱,最后只能忍气吞声。他很想帮助那些受骗的人,可是,究竟该怎么做,他却没有一丝头绪。

1999年1月的一天,赵伟正在街头看报,突然有两个男子追到了他身边,其中一名男子揪住另一名男子的衣服,用韩语说:“你欠别人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赵伟一听是追债的,马上来了兴趣。当那名欠债男子要跑时,赵伟仗义出手,三下五除二就制服了他。事后,他打听到,那名追债人是洛杉矶一家韩裔侦探所的私家侦探,名叫金智恩,他这次是替一个客户跟踪欠债者。

赵伟一听,激动极了,原来做私家侦探就可以帮受骗的人追债!他立刻表示自己也想做这一行。金智恩见他身手不错,懂英语,还懂一些简单的韩语,便推荐他去自己所在的侦探所打工。赵伟做私家侦探的第一笔业务,是马丁德盖帝罗保安公司老板介绍的——一位名叫邓红的离异香港女人,通过网络认识了美国男子乔斯,后来乔斯以结婚为名把邓红骗来美国定居,婚后乔斯不仅有了外遇,还拿着邓红的200多万元存款失踪了,邓红要求侦探所帮忙追踪乔斯。

赵伟接下这单业务后,立即开始进行调查、追踪乔斯。几经努力,他终于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家赌场附近找到了乔斯及其情人。他和邓红一起上前试图抓住乔斯,可乔斯一路奔跑,他紧追不放,乔斯钻进一条小巷后,竟突然掏出手枪朝他头顶开了一枪,并警告他:“小伙子,别管闲事!否则我一枪打死你!”

毫无防备的赵伟立即吓得停住了脚步。他这才意识到,美国公民是被允许持枪的!他不敢再贸然追踪,和邓红返回了洛杉矶。之后,他虽然在金智恩等同事的配合下找到了乔斯,但经过这件事,他懂得了在美国做私家侦探不是那么容易的。

私家侦探在美国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合法职业,但必须经过严格的考试领取执照。赵伟下定决心考取私家侦探执照,因为只有拿到了执照,他才能申请永久居民绿卡,再考持枪证。

为此,赵伟一边在韩裔侦探所打工,一边参加各种培训和考试,涉及民事刑事诉讼、损害赔偿、证据收集和保全、财物扣押和控制、跟踪方法、人身识别、职业调查、移动与定位摄影、心理学、法医鉴定学、调查报告撰写等。这对于只有初中学历、英文基础不扎实的赵伟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但他没有退缩。经过整整3年的刻苦学习和经验积累,2002年2月,赵伟终于拿到了由美国加州政府严格考核后颁发的私家侦探执照。不久,他又申请到了美国永久居民绿卡,并考取了持枪证。

拿到执照后,赵伟的业务迅速增加,接到了各种各样的业务。比如,曾有一位名叫朴素妍的韩裔妇女找到他,说怀疑她的丈夫布雷与她的女友敏贞在家里鬼混,委托赵伟去她家拍下证据。这样,她一旦离婚就可以向亲友说明,离婚的原因不在她。

在美国,私家侦探的调查都要遵循法律办事,但是又没有警察(公共侦探)那样的公权力。因此,赵伟只能依靠智能,通过巧妙的设计获得证据。当时,朴素妍正在攻读硕士学位,布雷自己开公司,而敏贞刚从韩国来到美国3个月,暂时住在朴素妍的家里。赵伟跟踪发现,布雷确实和敏贞有私情。

不过,赵伟不能在朴素妍家的卧房里安装摄像头——按照法律,摄像头只能设置在住宅的公共处所。如何才能获得一张可靠的照片呢?赵伟想出了一个方法。一天,他从敏贞卧室的窗口发现布雷光着上身站在窗户边,便悄悄拍了一张照片。接着,赵伟直接过来敲门,并亮出侦探执照,告诉布雷,自己正在调查一宗小孩失踪案。进屋后,他拿出一张小女孩的照片,问布雷是否见过她。布雷摇头否认。赵伟让他把妻子也叫来辨认,布雷起初不肯,但拗不过赵伟的一再要求,只好叫敏贞出来客厅辨认。就这样,布雷和敏贞从同一个房间出来以及俩人假装夫妻的互动过程,都被赵伟的隐形录像机摄下,成功帮朴素妍弄到了布雷出轨的证据……

朴素妍付给赵伟一笔报酬后,离婚那天还打电话感谢他。赵伟看到了美国私家侦探广阔的前景,2002年底,他毅然辞职,在洛杉矶创立了第一家华人私家侦探公司!


利润丰厚,打造“好莱坞传奇”


赵伟重情重义,永远不会忘记曾经帮过自己的人。创业之初,他就把那个美国“丐帮老大”请来当“情报组长”,率领流浪汉替他发传单、四处搜集情报;他还说服停车场的华裔老板入股融资,请马丁德盖帝罗保安公司老板(退休警察)当顾问,与韩裔侦探所密切合作——因为金智恩等人主要针对韩人圈,而他主要做华人业务,双方互通有无。很快,他的公司就快步入正轨。

2004年春节前夕,赵伟去美国8年后第一次回国。衣锦还乡的他回家见过父母后,便马上去看望刘军。此时,刘军已出狱,贫困交加,30岁了仍未结婚。见昔日兄弟因为自己变得如此落魄,赵伟十分痛心,毅然决定带刘军一起去洛杉矶。“我的公司正好缺一个可靠的财务人员,咱兄弟一起干,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随着事业日益红火,赵伟的爱情也降临了。2005年,他认识了美国耶鲁大学研究生毕业不久的华裔姑娘郑美。郑美是一名律师,当时在洛杉矶一家跨国企业担任法律顾问,她们企业经常会有客户“跑路”,为了追债,只好找赵伟的公司帮忙。郑美代表企业,经常和赵伟一起四处寻找客户、谈判等,在复杂而惊险的追债过程中,郑美受到了赵伟细心的呵护,同时被他的智勇双全所吸引,深深地爱上了他。2006年,两人结婚后不久,便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打拼多年,赵伟终于有了一个幸福的家,而妻子的法律知识对他帮助也很大。

赵伟并没有满足于此。几年来,他积累了许多侦探经验,但他仍不忘学习,办公室、家里摆满了大量侦探书籍。他公司受理的业务项目也越来越多,主要分为追债、婚外情、假冒产品调查、各种诈骗案等几十种服务。

美国持有私家侦探执照的公司有1万多家,洛杉矶约1000家,但涉及华人圈业务的公司很少。2007年,赵伟发现很多中国商人在美国容易掉入违反商标权和智慧产权的怪圈——一些美国人借口转让商标和产权,待中国人接手生产后,又设计告发侵犯他们的商标和产权,进而诈钱。于是,他立即将这种案件作为公司当年的首要业务,大赚了一笔。

洛杉矶的假冒产品很泛滥,尤其在当地的华人小区十分活跃。一些名牌公司便纷纷找到赵伟公司委托调查,他和手下每个月都要破获十几起假冒产品案件,涉及衣服、手袋、鞋子、食物配料、汽车配件等各行业。与此相关的背景调查,也是赵伟发财的重要渠道——很多跨国公司、外资企业在洛杉矶竞争激烈,常常请赵伟调查对手的背景;新成立的公司都希望对合作伙伴进行详细了解,也请他事先调查背景……赵伟的调查内容非常详细,甚至包括公司负责人的背景、家庭、子女等情况,有的还要求了解对方是否有犯罪纪录、是否为了洗钱而合资。

2008年,由于金融危机,美国经济不好,出现了大量医疗、保障援助等方面的欺诈。比如有的居民看病次数过多,一年竟看几百次病;有的医疗机构申报补贴费用过大,半年申报200万美元费用。当地政府为了彻查这种现象,便委托赵伟的私家侦探公司调查。他通过采用各种手段调查医师、医院和病人,从中找出作假证据,既挣了政府的钱,又为公司赢得名声。

那两年,赵伟调查申请破产的案件也不少。美国人申请破产很常见,但是有的人是故意申请破产。比如,有一对青年婚礼很奢华,费用很昂贵,但结婚不久,他们就申请破产,试图免除所欠的大笔债务。这种情况,赵伟就要调查他们是否符合破产的条件,为债主维权。还有一些个人调查,赵伟也很用心。2009年,有一个20多岁的中国养子,想找到亲生父母,就聘请赵伟帮忙——这位养子原是四川的一个弃婴,后来被美国夫妇收养,在美国读完了名牌大学,并事业有成,他想找到亲生父母,回报他们。这位善良的年轻人让赵伟特别感动,尽管困难重重,他依然努力地帮助客户实现了愿望。

洛杉矶聚集了世界各地的移民,这里经常发生配偶失踪现象,尤其是在华人小区、韩人小区、巴基斯坦人小区和印度人小区中比较常见。由于近些年跨国婚姻很多,许多亚非妇女嫁给美国男子后,一旦绿卡到手,她们就不辞而别,甚至带走大量钱财;也有美国男子失踪的,他们一般都是家庭经济支柱,对亚非妻子厌倦后,就突然失踪,令妻子和子女顿时失去生活来源。这时,失去配偶的客户就会委托赵伟的私家侦探公司调查配偶的行踪,然后向法院提出起诉……

找人是做私家侦探最基本也是最难的事情。有一次,赵伟受托寻找一名韩国人,与韩裔侦探所一起组织几十位侦探共同作业,花费了几个星期也没找到,结果委托人失望地结束了合约,赵伟不仅一分钱没赚到,反而耗费了巨大人力财力。像这种失败案件时有发生,但赵伟别无他法,只能不断提高侦探能力,用勤奋来弥补。他和手下的电话都是每天24个小时开机,为了追踪被调查者,他们常常要半夜起来,有时几天几夜跨州甚至跨国跟踪,很少能按时吃饭和睡觉。

就是凭借这样的干劲,赵伟的“全美侦探调查公司”在洛杉矶名声越来越大。2010年,他手下已经有十几名拿到了执照和持枪证的专业私家侦探,而且都是高学历高素质人才,其中还有几名年轻漂亮的华裔女侦探——女侦探有时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比如很适合调查婚外情、假冒化妆品等。公司的收费方式主要按小时收费,每小时大约100美元,有的是根据案件调查效果收费,圆满完成的案件通常能赚十几万美元。

赵伟的成功引起了美国人的注意。2010年底,他的奋斗经历首次被《洛杉矶时报》报道,在当地引起轰动。

2011年,美国圣盖博谷华人区发生了多起利用电子邮件,恶意诽谤中伤某著名公司高管、竞争对手、律师楼、亲友的新型案件。受害人之一刘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华裔,遭到诽谤后,找到赵伟追查邮件来源。赵伟经过详细调查得知,邮件发送自一位IT专家,人在中国,通过频繁变换郑州、廊坊、石家庄等地IP地址发送恶意诽谤邮件。但赵伟最终还是弄清了被调查人的确切地址,并配合美国警方和中国公安成功破案。

不久,赵伟又侦破了洛杉矶接连发生的多起汽车诈骗案,受害人全都是中国大陆的90后创业者,很多受害人专门从上海飞到洛杉矶,请赵伟查出了收钱不给车的骗子;2012年,赵伟又用了3个月时间,帮洛杉矶华人区的徐太太找到了失踪已2年的女儿。母女团聚后,徐太太感激得跪在赵伟,称他为“上帝派来的天使”……

如今,赵伟在美国被誉为“华人福尔摩斯”。他的传奇经历曝光后,立刻吸引了众多西方影视业制片人和编剧的兴趣,先后有多家美国、加拿大电影公司争相联络他,希望把他的经历搬上屏幕。经过再三考量,赵伟最终授权美国制片人雷蒙德·麦希、加拿大编剧盖伊·伯内特和中影集团签约,由中美加三方合拍这部反映中国农民只身闯荡美国的励志故事。

2013年底,《赵伟的故事》作为贺岁片在中国、美国和加拿大三国同时上映。这个曾经穷得叮当响的普通农民,竟然在美国打拼成了年赚千万的私家侦探,这无异于一部现实版的“好莱坞传奇”。当然,他的成功决不是偶然的,这与他勇于闯荡、绝境求生、不断超越自己的打拼精神离不开,也与越来越多华人涌入美国、却不懂英语、不了解美国法律、被骗后很难与美国警察打交道这种社会现状有关——正是他因地制宜地看中了这里面的商机,并奋起为这一目标努力修炼自己,最终成就了大业。






首领文化传媒


点击收缩1111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