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5920577698
客服中心

TEL:15920577698

当前位置:首页 >> 总经理专栏 >> 评论
我为什么自封为“中国首位商业作家”?
发布日期:2015-04-03



文/唐新勇

 

 

狂妄自大?还是,闷骚自恋?统统非也。

说来话长。大概10年前,我就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给自己挂了个“商业作家”的头衔。那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自己既能当个作家,又能与商业接轨——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害怕落伍。

曾几何时,我遭遇过耻笑。有人说我背叛了缪斯,沾上了铜臭味。

我承认,我是个极度花心的男人——

少年时,我爱上文学,是从写诗歌开始的,最初,我写诗歌,只是为了给女孩子写情书,没想过赚钱。但不久我发现,诗歌并不能赢来爱情,甚至有人大喊“饿死诗人”。于是,我怕了,放弃了做诗人。

后来,我开始写散文。这是因为,散文比诗歌字数多、稿费高。记得我读高中时,曾经每天早上起来,最想吃的是校门口的包子,但家里穷,不写东西是吃不上的,发表一首诗歌,5元稿费,只能吃5天,而发表一篇散文,有二三十元稿费,能吃一个月。于是,我拼命写散文。

再后来,我来了广东闯荡。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我深刻体味到了生存的艰辛。最落魄时,是文学救了我的命。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我发现故事、小说很好卖,而且比诗歌、散文的稿酬高很多,因为字数多、篇幅长,每篇能赚几百上千元,一个月发表几篇,就等于找了份白领工作。于是,我在出租屋里光着膀子胡思乱想,没有女朋友,却能写出令读者心旌荡漾的情节,嘴上没毛,却可以把大款如何包二奶写得淋漓尽致,害得朋友们老问我,你是不是亲身经历过……

21世纪初,纯文学式微,纪实特稿正处于黄金期。我审时度势,再一次花心,写起了纪实特稿,发表一篇就能赚几千甚至上万元,每月发3篇以上是常事,曾有两三年每年都发稿50多篇。正是这样的机遇,让我在房地产最好的时期买了几套房,彻底改变穷酸文人的命运。

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纸媒行业连年衰落,我们这些特稿写手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我又开始花心了,脚踏N只船,一边“倚老卖老”写点特稿,一边为广告公司写文案、给网商写软文、帮企业做营销策划方案、在图书和编剧圈里当枪手、甚至担任政府官员的幕后文秘……

花心久了,就会很累。男人都懂的。可是,这个年头,这样的世界,男人不花心,又怎能应付得了变幻莫测的时势?2013年,随着《PC World》、美国《新闻周刊》等全球知名平面媒体的倒闭,纸媒界开始一片哀嚎。没了纸媒,离开了文字,中国的这一大帮文人们出路何在?

正在我皱着眉头思考人生时,我很快又看到了希望。2014年10月,习总召开座谈会强调说,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同时,国务院、文化部等等,都发出了不少利好消息,越来越多的大人物都称:“文化产业即将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文化产业才是将来真正的霸主”,“文化关乎着民族灵魂、人民幸福感、国家战略”,“未来做文化才是大生意”等等。

我只好又花心了。别怪我。这既是现实逼的,也是因为我的确很花心。于是,2014年11月,我在深圳注册了一家名叫“首领文化传媒”(www.gdslwh.com的公司,正式做起了自己的文化大梦。或许,它会像“中国梦”一样,需要付出很长很长的时间,甚至需要经历“两个一百年”。但是没关系,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一切皆有可能。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的每一次“花心”,都是成功的“转型”。这几年,“转型”已成为中国最热的词,无论是国家、城市,还是企业、个人,都在面临着“转型”的阵痛。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男人的“花心”是值得提倡的。当然,即便是花心的男人,也有非常执着、专心的一面,比如我对文字、对文化的热爱与创新。

你还会发现:我的每一次“花心”,都在进一步与商业“接轨”。尽管习总嘱咐过,“文艺不能做市场的奴隶”,但习总也说了,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我认为,如今的时代,文艺、文化不与市场相结合,是很难有生命力的。

《光明日报》也曾发表评论称,中国经济转型,需文化先行,认为在目前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为“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文化产业迎来了新的机遇,承担着促进和协助经济转型升级的重任,比如:可以与传统产业、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增加其附加值,成为结构调整和创新驱动的重要抓手和动力,提升国家、城市、企业乃至个人的文化软实力和竞争力,为经济转型升级提供新的思维方式、文化资源和智力支持,等等。

可见,文化是完全可以与经济相结合的。同理,作家是完全可以与商业融为一体的。但自古以来,中国的文人们,要么不屑于和经济为伍,要么固守着清贫,要么害怕别人说自己沾满了“铜臭味”,从来没有谁敢自称为“商业作家”,甚至网上根本就没这个词(百度可以作证)。

而我10年前就私下里自称是“商业作家”,所以,这个“中国首位”的帽子,也就自然而然地降落在我的头上了。也许有人会问,你就不害臊吗?作为湖南人,我从一出生,骨子里就有一种毛泽东式的胸怀、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如果连这个勇气都没有,又怎敢做“首领”的首领呢?

呵呵,也别当真。权作是抛砖引玉,或炒作娱乐吧。仅此而已。


首领文化传媒



点击收缩1111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联系我们